欢迎来到 - 暖馨文库 !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故事 > 现代故事 >

春节返乡记 一个在互联网中逐渐变“平”的中国

时间:2018-03-06 13:53 点击:
离家多年,或许,故乡已不再是你记忆中的吾乡,或许,当你、我、他回到他乡之后,它又会从喧嚣变得沉寂,但科技让故乡和他乡的落差正变得越来越小,你和它之间的

作为《IT时报》的“保留节目”,《春节返乡记》已经连续做了六年,连续翻看这几年的报道,是一个很有趣的体验,一年年过去,我们仿佛看到了一个慢慢变平的中国

十几年前,托马斯·弗里德曼在《世界是平的》一书中讨论的是,科技的出现让中国和许多发展中国家成为世界经济中的一环,世界变得平坦、地球变得更小。如今,同样的趋势发生在中国,随着互联网,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的发展,原本巨大的城乡差异、城乡鸿沟正在被逐渐填平:几年前,记者在家乡农村收不到4G信号,抢红包要跑到屋顶上,而现在,100M成为起步网速,Wi-Fi几乎家家都能上;几年前,小镇上年轻人在打麻将,老年人只能寂寞地看春节晚会,而现在,在线K歌成为打发时间的好方式;几年前,县城里的电影院被拆掉,过年回家没有娱乐生活,而现在,电影院不仅重装上阵,而且春节档一票难求;几年前,村里的大事只能少数人说了算,而现在,有了微信群,村民们畅所欲言,村事即我事……

离家多年,或许,故乡已不再是你记忆中的吾乡,或许,当你、我、他回到他乡之后,它又会从喧嚣变得沉寂,但科技让故乡和他乡的落差正变得越来越小,你和它之间的距离,并不遥远。

微信成了 “乡村议政”好阵地

记者:汪建君 家乡:安徽省望江县

我的家乡是安徽西南地区的一座小县城——望江县,县城东南宝塔河一带曾是长江故道,登城中钵盂山,可一览江流胜景,故名为“望江”;望江文脉绵远,古为雷池所在地,成语“不敢越雷池一步”即出自于此,又据《望江县志》记载:“陈、隋间,县有义士助国平时难,隋文帝旌其为义乡。”望江亦兴“孝”文化,民间传颂的“二十四孝”中,王祥卧冰、孟宗哭竹和仲源泣墓的故事均在这里发生,我农村老家的祖堂楹联上则赫然写道:两件事读书耕田、一等人忠诚孝子。

这些文化为本地人津津乐道,但望江的经济却一直乏善可陈,社会风气也相对传统而保守,近十几年,随着大量人口进城务工,固守一方的耕田文明逐渐被城市文明所替代,加上科技的下沉与普及,这座小县城慢慢从传统走向现代,从保守走向开放。

今年春节,我在望江的街道上发现一个最明显的特征,就是处处看到“国际”的字样,从望江国际大酒店到时代国际影城,再到卡顿国际美发会所、索菲亚国际婚纱摄影、金港湾国际商务宾馆等,“国际”二字背后代表了一种理念追求的提升与生活方式的改变,而移动互联网的风生水起、返乡青年的积极带动,让故乡的生活模式越发接近大城市:微信几乎全民普及,下起7岁儿童上到七旬老人,无不使用微信,村庄的小店铺也开启了移动扫码支付;村口有京东、圆通快递,4G宽带、智能手机的广告刷遍了马路旁的面墙,中年人上网斗地主、打麻将、玩全民k歌,年轻人则秀直播、玩抖音、组团打王者荣耀,留守在家给小孩陪读的妇女还做起了微商生意,县城影院在春节几天更是连续爆满,去糯米、美团看票,“明天的电影要今天下单”……

科技与互联网正给中国大地带来新的势能,并在空间与时间两个维度纵横驰骋,前者表现为应用场景实现了从“超大城市-中等城市-小县城-农村”的区域蔓延,后者则体现为应用群体开始从青少年到中年人再到老年人层层递进,这是一场变革与洗礼,我的家乡则身处其中,悄然变幻。

所谓信息化变革,其最显要的功能在于借助科技的力量来改变原有的行为模式,提升便捷性。微信的广泛使用,对农村的影响无远弗届,除了基本的社交、聊天、语音视频给村民带来便利与乐趣之外,微信群的应用推广,则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社群与组织的关系,并提高了民主性与透明性。

微信群成了“新大队”

春节期间,老家就祖堂建造余款的使用问题召集村民商议,年近60岁的队长在本村微信群里发了一条信息,告知时间和地点,大家纷纷响应,不但先在群里畅所欲言进行预热,而且在规定的时间抵达会场,效果远胜以往。而在几年前,村里遇到集体的大事,都是队长挨家挨户去通知。

这样的情况在乡村已经成为普遍现象,在我走访的过程中发现,邻村沈姓也时兴微信开展“乡村议事”,而且村民坦言:“效果比以往要好。”

在我看来,这是微信建构社群的组织力量,根据《罗伯特议事法则》中的集体意志自由原则——在最大程度上保护集体自身,在最大程度上保护和平衡集体成员的权利,然后,依照自己的意愿自由行事——可见,微信群通过集体性公告,有别于队长上门挨家挨户地一一告知,在微信群里能够形成集体性约束,而正式议事之前的群内交流,本身也先期释放了个体的自由表达,并对“议事”本身形成舆论烘托,从而推动“议事”更好地开展。

与此同时,我还发现村民委员会也成立了专门的微信群,每个村落都有一部分代表被拉进群内,村委会成员时常在群内发布政策信息以及和村民息息相关的话题,如现在如火如荼开展的“乡村扶贫”计划,各村各屋均有名额,如何产生、怎样评估、认定,扶贫标准都在群内发布公告,这极大地增强乡村政事的透明性。

看病也能网上挂号了

“上到70下到7岁,微信杠杠滴”,这是沈氏微信群里的一句原话,起因于上述提到的乡村议事公告,一名老者在群内回复畅谈,另一名年轻人在群里惊讶赞叹。和微信相关,移动支付也在乡村应运而生。

故乡村庄的小店铺是一名60多岁的老人在经营,去年开始,他在店铺的玻璃柜台上贴上自己的微信二维码,买一包白砂糖、拿一袋洗衣服,2.5元、3.8元,零碎的价格通过扫一扫便立刻入账,买者不用准备零钱,他也不用考虑找钱——方便、快捷,令许多老人家啧啧称赞。

扫码支付的景象在大城市里早已屡见不鲜,但乡村的信息化变革不在于返乡青年在农村延续平日的行为,更在于常住此地的人们从行为习惯上与时俱进,实现真正的改变。

此次回乡,老家一名发小的母亲由于身体不适要去医院看病,按照以前的操作模式,一定是这位母亲起个大早,来到地级市医院排队、挂号、等医生问诊,但现在,她在儿子的帮助下通过平安好医生App进行网上挂号、预约专家,在这一切安排妥当之后再前往医院。

她儿子对我说:“按照以前的习惯,很有可能落空,也许医生不在,也许要排很长很长的队伍,而现在是谋定而后动。”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